发新帖
开启左侧

2019.07.11 只要你厉害,噩梦变冒险

[复制链接]
141 3
68M微信平台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梦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歧梦谷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 

x
我拿着一包海苔零食走到我舅舅开的小面馆里,小面馆顾客不多不少。门口没有门,而是两片带着简约花纹的布遮住的。我还没进门,一阵风掀起了布门,露出了坐在门口桌子正在玩手机吃面的舅舅。舅娘在当小面馆的服务员,没见着我来了。
我没进门,拿着海苔隔着门问舅舅:“要不要来一点?”
舅舅摆了摆手,让我赶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我自知无趣,就离开了。跟在我身后的是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,我在送她回家。
小面馆位处城市一角,我送她回去的途中路过了一个酒店,她说太晚了继续走危险,就开了一间双人房。三星级四星级的酒店吧,装修的还可以,金白主题的。
我们到了我们的房间,没过多久,女孩不安地发话:“你有没有觉得……这个地方太安静了?”
闻言我还真的听了一下,确实没有一点声响。我的心里有点不安,想着这可能是个恐怖梦,那么这诡异的沉寂就肯定有鬼。
我拉着女孩到了房间的全落地窗旁,道:“你找找有没有起子之类的。”边说我边把手放在了玻璃缝隙边缘,稍稍用力一抠,玻璃窗就掉了下来了。
就在这时,门被谁‘哐当’破开。
我们齐齐转头。那是一个青色皮肤有两三米的大块头,虎背熊腰,肌肉健硕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哪种。他的旁边也还有个青色皮肤的小弟。我没有多想,拉着女孩就准备跳下去。
她惊恐:“我们会摔死的!”
然而我已经拉着她跳了下去。“不会的。”
我们双双稳稳落地,那两个家伙没有追上来。此时的天已经是全黑,路灯昏黄,全然恐怖片的渲染。我们准备继续往她家赶。
“你有没有发现,行人越来越少了……”
她这么说,我也确实注意到了。原本还三三两两的行人到了这里就几乎没有了,而过了两条街,行人又多了起来,但是他们给人的感觉很是可怕。
倒也不是他们凶神恶煞,其实他们也根本没有正眼看我们,都在干着自己的事,我还见到了有三个人当街在小巷里嬲。行人都穿着普通的衣服,有的在交谈,有的在打架。
我有一点慌,但还是保持着冷静。“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好奇。约定一下吧,我们不去看他们、不转头、不录像、拉着手、不断交流。”不断交流是怕有鬼代替了旁边的人,这样应该能防止。
突然有一道人影‘啪唧’落在了石墙外,就像是跳楼了一样。可奇怪的是,他坠落的地方,旁边根本没有建筑。
女孩一下子忘了我们的约定。她倒也聪明,没有想着伸头去看,而是准备伸手机过去拍照。
我按住了她从右屁股兜里拿出手机的动作,一手拉着她一手按在她的肩膀。“别好奇,忘记了?”
她点了点头,“嗯嗯,不好奇……”
“是呀,别好奇。”
一道和我一样的声音从女孩的右边出现,可我却在女孩的左边。一只冰凉的手按上了我搭在女孩肩膀的手掌,一头黑长发皮肤青黑的女鬼怪笑着,从女孩的身边探出头来对我笑。她直勾勾地盯着我,眼里布满血丝。
“哈,终于出现了。”我讥笑一声,准备杀鸡儆猴。
放开拉住女孩的左手,我一把跨过女孩,伸手提起女鬼的领子,把她摔到前面。女鬼一脸懵。我伸出手,虚空抓紧了她,她被无名的力道从地面上抬起。我能感觉到她想要逃,于是我念(瞎)动(鸡)咒(把)语(念),她的面上顿时慌了,也是发现自己无法离开占据的这个身体。
我将她举高,大喊道:“这片区域的所有恶灵听着!”
所有的‘行人’都停下来,看着虚空高举女鬼的我。
“如果你们不想落得和她一个下场,就给我离远点!不许骚扰我们行动!”言罢,我还在空中示威般转了她几圈。
女鬼不堪坐以待毙,她释放了一个招数想要混淆我的视听——我虚空抓着她的手现在换了一只,真真切切地掐着她的脖子。我没有管,手中继续使劲。她想故技重施,而我也再次瞎念。幻觉被打破,她还是被困在空中,整个过程用时不到三十秒。
我收紧了手,有点生气:“跪下!”(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喊,就感觉我应该发发威)
他们霎时照做。聚集过来的鬼们,变成了齐刷刷乌压压的一片。从第三人称看,十字中心的我,确实很威武。
场景变迁。
我回到了我的老家。我从大床上起来,我妈在房间的电脑前干着什么,我也没管,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。
这个地方和我的老家结构很像,但是有些许不同。比如说梦里的这个地方就很符合我的装修审美,而且好像大了一半。
有一整面墙的立式鱼缸,在房间里大面积地种花种草还有流水,基本上客厅有40%的部分都是观赏区。
我从家里并没有的双层楼梯上下来,瞄了一眼楼梯旁的花盆们,我来到了客厅。第一眼看过去是真的赏心悦目。
我没有先管观赏区,而是挥了挥手把窗户打开了。我走到窗户旁,窗户旁有三只喵,两只黑喵一只褐喵。
我突发奇想地朝着窗户外挥手打招呼:“上面的朋友们你们好呀。”
几乎是话音刚落,一道耀目的白光从窗户上显现,很快又消失了。算是打了招呼。
什么?你问我那是什么?
我打招呼的时候也没想好,等白光出现,我就觉着是天堂热线,然后就这么确定下来了。
我这次回观赏区伸出手,觉得这里少了些什么,于是我施展了一点奇迹。对着鱼缸,鱼变得更加活力了;对着花,花苞绽放了;对着草,草变得更绿了;对着要枯萎的草,它活……
一只手突然从旁边出现,抢了我给枯萎植物的复活术。我转头一看,是一个带着黑墨镜一副狂拽炫酷的黑衬衫男子,潜意识的感觉是,这人是《好兆头》里的克劳利。
这不是我第一次在梦里见他了,而且这一次我好像和他很熟,一点都不见外。具体是怎么表现的?嗯……我踹了他一脚。
我踹向他的小腿:“你在这里跟我抢什么,有什么好抢的!”
他躲开了。“复活术有什么好施展的。”他这么说。
《好兆头》里的另一位主角,阿兹拉斐尔,从一边出现。他问我:“你昨天做的事闹的有点大。”他语带担心。
意识到他说的是女鬼的事,我摆了摆手,不甚在意,现编设定:“没事啦,我做的时候用翅膀包了整个城市,没人会意识到的。”
阿兹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后来我似乎因为看到八点了外面上学了,我就出去转了两圈。我骑着自动平衡车逛来逛去,最后逛到了荒郊野外。
荒郊野外有一所带有古希腊风格的,荒废已久的……庙?这个地方长满了植物,杂草丛生,建筑上爬满了爬山虎。
我从平衡车上下来系鞋带,这时候从另一边出现了两个男孩子,其中一个带着手持摄像机。他们对着建筑的门上拍摄:“这上面的名字是今年毕业的人吧?XXX。”他念了其中一个名字。“还是手刻的。”
等我系完鞋带,一个女孩从他们出现的方向出现。就是开头的那个女孩子!因为场景跳了,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回到家,也不知道她怎么来的这。
女孩看到我有点惊讶。“你怎么在这?”
“随便逛逛。”
我们闲聊了几句,天黑了下来,我准备带着她出山林,那两个男孩子自己来就自己走吧。我们刚想离开,男孩走了过来。
“你们是要离开吗?”他问,“请问你能不能把这个人的消息传出去呢?”
他递过来一张照片,照片上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子,照片下方写着名字:王莹玉。
我一笑,“现在就传出去呗。”我不知从哪拿出一个像酷狗无线耳机盒的东西,对着它说:“贾维斯。”
它没反应。
我按下按钮,“小贾贾?”
依然没反应,但是陆陆续续有声音传了过来。
我打开盖子,这次很确定能收到:“小贾?”
“是的。”
“那个,你发个寻人启事,就找个叫做……王莹玉的女孩子。”我说。
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接下来我和女孩子就先走一步了。一路上我和女孩在聊天,过了一会儿,我就感到有点不对劲。
原本黑着的天,亮了。
(其实我知道这只是我片段式梦境要醒来的征兆,但我就是想搞事)我望着天,激动道:“我就说哪里奇怪,天怎么黑的这么快,现在出来了又亮了。”天又开始黑了下来,我继续搞事。我跳上平衡车,让女孩搭在我肩上。“我们得赶快离开这!”
天黑得越来越快,我平衡车好像跑不过天黑的速度,于是我伸出手大喊一声“变换!”平衡车顿时以一种一种人类无法理解的方式,变换成了一辆实用的大型车。
我的视角有点奇怪,是在开车人身后的。于是我从车的天窗探出头开始控制这辆车。最后我们成功跑过了天黑的速度,回到了家里。
可是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等我们两个好不容易回到了我的家里,我却发现家里乱糟糟的,地面上全是水——鱼缸破了。我发现大家都非常疲惫地趴在地上、靠在墙上,看起来非常地……绝望?
这个家里面除了阿兹拉斐尔和克劳利,还有一两个我并不认识的人,但是看起来我和他们的关系非常好。
我扫视了一圈,发现大家都很失落。我问: 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 ”
“两个U魔族的人带着200人的魔军袭击了这里。”克劳利说,“……我们损失了两本书。”
我有不祥的预感。虽然不知道是哪本书,但是看起来很重要的样子。于是我问: “是哪两本书? ”
“……《圣》和《腾XXX》。”
“什么?你们居然丢了这两本书?!”我也不知道这两本书有什么重要的,反正先惊讶了再说。我装作恼怒地一踢地面,深呼吸。“你们受到袭击怎么不通知我?”
“通讯被拦截了,我们联系不到你。”阿兹说。
我想起之前断断续续的通讯。
“我们要想办法挽回这件事。”台子上的一个人说。没看清,也不认识。
“要怎么做?”有人问。
“回到过去。”我抢答。
台上的人点点头。
“唉。”一个戴着小平沿帽的人叹了口气,走了过来。他摘下帽子就要给我戴上,“既然你是老大,那就给你咯。”
我连连拒绝。
后来我们开始商量作战计划,一转眼剧情已经进行到了我提意见的时候。“我们需要天使。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。
“我们不需要,恶魔们会来帮手的。”
“不行,如果有两个U魔族的人,那么我们就需要天堂的帮忙。”我又开始乱设定。
克劳利没再反驳我。
我记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,阿兹似乎皮了一下,我就佯装生气地追在他后面,就是一副小孩追逐打闹的样子。还是克劳利拦腰抱住了我才停下闹剧。
然后我把任务分配了下去。大概就是阿兹拉斐尔和克劳利分别去天堂和地狱说明情况,但好像他们上不去,所以就打的热线。
他们打热线的时候,政府的检察官来了。这个检察官可能是新上任的,他一点都不信我们是超自然生物。
“如果我们想要重返过去,我们就得借助XXXX核电站。”台子上的人下来和我说。他递给我一份资料,“那个人说可以帮我们,但是得要你改良水坝的设计图。”
我接过资料,那确实是一份设计图纸。我把它扔在茶几上,“没问题。”不就是一个奇迹的事嘛。
检察官走了上来,拿着评估表,“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“……”
“第一个梦你感觉怎么样?”
“爽爆了。”
“剩下的呢。”
“不错。”
他顿了顿,放下评估表,蔑视地看着我。“你真的是超自然生物?”
“……”
“你证明一下。”
我伸了伸手,灯灭了。
“一看就是有同伙。”
“……”我漂浮起一个东西。
“这不算什么。”
“……”我尝试把他飘起来然后砸地上,没成。“非让我用最后一招啊。”
我深呼吸,打开双臂,挣开翅膀。翅膀在黑暗中盈盈发亮,柔和的蓝绿散发出光晕。
他愣了愣,有些惊讶。检察官收敛神色:“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投影。”
我????
“神tm投影!这是翅膀!翅膀!有肌肉的那种!”我气到失态,“不信你摸!”
还没等他碰上,房间灯亮了。我们没管检察官,整理了一下情报。我不记得恶魔那边了,但是天堂那边阿兹说让我们等回信。我等不及,就准备直接去天堂。
我准备从窗口的天堂热线走,阿兹拦住了我:“你去不了!天堂只有纯洁的人才能去,其他人会被直接杀死的!”
反正我是不相信这限制能杀死我,毕竟这是个梦。我说没事,后毅然决然地朝前走。伸手绕了几圈绕出漩涡,我就挤了进去。没错是挤,我感觉到了强力的阻力。
日本的整人节目看过吧?一段一段的字从门口蹦出来,大概意思和阿兹说的差不多,最后是评估。我记得上面写:邪恶与良善的混合体。最后评价:揉杂。
我无语了一下就进去了。里面是一个日式的办公室,因为我看见了推拉门衣柜。周围全是老旧电视机的电视线特效,模糊,还有电子噪音。我环视了一圈,办公室唯一的办公桌在右边,椅子上坐一个……人?不太记得什么样子,没看清。
我对他说:“能不能换个样子。”
他打了个响指。房间变了变。
“不不是这样。”
他又打了个响指。
“……也不是这样。”
他不厌其烦地继续打响指。
“……我是说能不能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特效去掉,这噪音吵得我脑袋疼。”
还没等我得到回信,片段式梦境又断了,这次没能成功接上。我还想把书拿回来呢,想看看什么书这么重要。
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
打赏梦主鼓励一下!
力量没有好坏,但人有。

精彩评论3

神尾叶子 实名认证  修梦者联盟成员  发表于 2019-7-12 00:33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棒 翅膀不错
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 支持 反对
isvbcfdqae  入梦期  发表于 2019-7-12 05:19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睡得还好吗?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 支持 反对
砂锅一笑  入梦期  发表于 2019-7-12 10:03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是霸道纵横!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 支持 反对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  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

更多

客服中心

微信:QMM68M 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世界!~
梦眼看图
人生有歧,释然入梦! 您尚未登录,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!
 立即注册
找回密码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