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M·歧梦谷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无需注册 一键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68M·歧梦谷 首页 追梦资料 查看内容

你是做梦大师-── 孵梦‧解梦‧活用梦(PDF版可下载)

2018-8-11 08:00| 发布者: 梦隐者| 查看: 1| 评论: |原作者: 68M·祈梦小妹

摘要: 歧梦导读:盖儿‧戴兰妮(Gayle Delaney)是美国顶尖的梦学研究心理学家,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,一九七七年获得辛辛那提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。 她是「作梦研究学会」的发起人,及旧金山「戴兰妮与芙劳斯做 ...
你是做梦大师.jpg

Living Your Dreams
using sleep to solve problems and enrich your life
你是做梦大师-──
孵梦‧解梦‧活用梦
作者简介:

盖儿‧戴兰妮(Gayle Delaney)是美国顶尖的梦学研究心理学家,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,一九七七年获得辛辛那提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。

她是「作梦研究学会」的发起人,及旧金山「戴兰妮与芙劳斯做梦研究中心」的主任;也是各种团体和工作坊的讲师,经常出现在广播与电视节目中。

戴兰妮的做梦研究中心对外开放,针对这方面有兴趣的专业人士或一般大众,提供可靠而严谨的训练课程。
戴兰妮有十几年的梦境咨询及训练经验,除了积极倡导做梦、释梦的技巧之外,她更进一步探讨神话、诗、逻辑等课题,她揭示:做梦人生与清醒人生一样有用且有道理可循,从而透过入睡心灵所释出的讯息,可以成熟老练、别具启发性、有创意、非防卫性的方式评估问题或解决问题。

戴兰妮目前居于美国旧金山。

PDF版本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68m.com/thread-111522-1-1.html

译 序
文 黄汉耀
如果有人问:「最喜欢什么活动?」毫不犹豫,我一定回答:「睡觉做梦!」
原因其实不难理解。在做梦活动中,我们是最纯粹的自我,不受外界环境与纷扰人事的影响,这是一种束缚解放的自由感;而且,梦境影像充满丰富的可能性,远超过世上任何的卖座电影,精彩之余,我们似乎也超越了现实,有了与另一层不可知世界共存的合一感。

除此之外,梦也让我们了解人类另一种非逻辑性的不同思惟形态,也就是所谓的「原本思考法则」,这种思惟形态很具后现代风情,拼贴、偶然、凝缩、共时性、转移、分裂、反覆、衍生、扩散、不一致性、断裂、差异、解构、颠覆、意识流、替置、写实象征‥‥ 

做了几十年的梦,大致上这就是我对做梦活动所理解的粗枝大叶,然后再也挤不出多少心得。
可是看完戴兰妮的书之后,我却豁然大悟,对梦有更深入的理解,而且,梦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神秘部份,它终于走进我的正常生活里。

戴兰妮的梦学系统可分为两大部份──「孵梦」与「释梦」。
所谓孵梦,是指在心中设定一个问题,然后请求梦帮我们指出解决之道或带来启示。就好像电影制片或出资大老板,把基本构想指示下去,让编剧、导演、演员、摄影师,合作拍成相关电影。
记得第一次运用戴兰妮的方法孵梦时,我正陷于写作低潮,没有灵感,文笔施展不开。那一晚我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,在临睡前不断默想:「灵感该从那里来?」结果我印象深刻记得一个梦: 
一名小朋友骑在某种飞行物腾云驾雾,一会儿上飞,一会儿俯冲。上升时,它穿越云际,小朋友骑在鳞光闪亮的龙头上,然后冲下云端,它又变成了一架客机,小朋友稳稳坐在机头。如此一上一下穿梭游戏,小朋友玩得非常开心。

整个影像非常逼真,而且感受强烈。我醒来后发现,梦中的小朋友是我三岁大的儿子,或是代表着我童稚、爱怎么玩就怎么玩的赤子部份,也就是说.我应该放松心情,把写作当成一种游戏,不要有怕写不好的得失负担。而且,我也应该往下,或往深的地方(例如现实或梦中)吸取灵感,这样才能飞龙在天,获得写作之乐。

果然,这个梦指出了我的低潮症结,带来了某些启示。可是除了这种智性的暸解之外,它同时还有笔墨难以形容的愉悦情感,我觉得更舒畅、更自由、更有自信。
不过话说回来,要让梦走进生活,发挥实质影响,除了孵梦之外,更重要的还必须懂得释梦。
从古至今,我们总认为释梦是门大学问,而且,释梦时一定要有专家在旁引导,于是,如果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尽管熟读佛洛伊德、容格、佛洛姆的梦学理论,我们根本没有资格解析自己的梦,或是根本不晓得如何下手解起(特别明白的梦例外)。

可是戴兰妮却认为,真正有资格解梦,最能了解梦境意义的人,就是做梦者自己,因此,只要记住几个简单原则,根本不必专家在旁协助解梦,换言之,不必具备太多专门知识,人人都可以成为释梦大师。
戴兰妮的释梦方式称为梦境面谈。初次练习时,有一天早上我和内人因孩子的吃饭问题发生摩擦,进而吵了起来,她带着怒气愤愤上班。当时我也很不快,然后做任何事都不顺利。后来我想,小事嘛!何必挂在心上.等晚上大家气也就消了,算了吧!不必想它。 
那天中午睡午觉时,我做了一个梦,而且是惊醒的: 

突然发生强烈地震,糟糕,不是轻微摇晃,这次玩真的,整个房子上下垂直震动起来,要倒了,房子要倒了!会拦腰裂成两半,然后砖石纷飞,砸到我和孩子,啊!孩子呢?赶快,我抱你们跑下楼,跑到后面阳台,地震停了,乖乖,真幸运,我们房子没有倒.只裂了几条缝。唉呀!后邻的整栋楼房怎么塌倒了一半‥‥ 
梦到这里,我忽然被劫后余生的惊悸吓醒,爬下床,直接就冲到后阳台,看到后邻安然无恙,我才从迷糊中真正转醒。

这个梦的影像、感觉,不只逼真传神,而且真的心旌动摇,久久不能自止。
换做平常,在还不懂得戴兰妮的释梦技巧时,我可能认为梦见地震是看电视新闻日有所思的关系(因为那一天电视报导日本发生强烈地震,又引起海啸)。
可是这个梦对我而言震憾性太强了,似乎并不如此单纯,于是我运用戴兰妮的梦境面谈方法访谈自己,终于我知道这个梦在强烈暗示,我和内人早上的争执可能引起家庭大地震,就像后邻楼房倒塌一样(因为前两天我半夜听到他们夫妻大吵大闹,好像摔烂很多东西,这等于是梦的象征作用)。然而地震最后不一定伤害整个家庭,只要我把孩子照顾好……

这个做梦经验揭示了我对事情的「真正」看法,不是像意识上认为的,等晚上事情过去,一切就算了。我和内人早上的争吵很可能战火蔓延至晚上,然后像后邻那对夫妇,引起家庭大地震,然后祸及孩子。
由于解析出整个梦的可能意涵,所以当天下午我决定带着两个小孩,到内人的公司去,并顺便买份小礼物送她。当晚,我们并没有恶脸冷热战,反而分享这几天来的做梦经验,包括中午这个警告性强烈的地震之梦。

戴兰妮在书中不断强调,光懂得孵梦与释梦,对于实际的人生并没有多大帮助,真正重要的是把梦中的启示落实在生活中实践。这一点,就我个人的实际经验而言,我深深同意。而这也正是我体会到的,梦可以走进生活里。

我也因此认为,这是戴兰妮这本书的最大特色。以往我所阅读过的做梦书籍,它们顶多让我对做梦的形形色色有一智性的客观暸解,但是从没有这种梦走进生活.或是成为生活一部份的感觉(也许是才疏学浅,没有读太多这方面的书籍,或读得不够深入)。

哲学家福柯认为,对于梦的分析,就是对存在的探讨,就是生命的实践。这个想法已经把早被人们遗忘的梦重新拉进人的生活里。而戴兰妮的实用梦学理论,似乎提供了这样的技巧。

我在想,原因无他,因为戴兰妮所传授的孵梦、释梦,都以做梦者为主体中心,自助而不需要专家协助。孵梦的时候,我们靠自己的力量,积极介入梦境制作,制作出自己所欲的梦境秀,化被动为主动。而释梦时更是由做梦者自行当家做主,发挥「创造的诠释」,让个人的联想力、想象力、批判力、反省力高升飞扬,挖掘出做梦者本人才能真正意会的更深刻内涵。

有了自己做主人的孵梦、释梦经验,之后我们才体悟到,其实意识状态中的理性我,只是生命整体,或生命历史中的小小一部份,其后还有非理性、非意识状态的我。这样的「我」可能更开放、更不虚伪、更赤裸、更真实、更智慧。这个更大的「大我」,或许正像佛洛姆所说,可以接上没有目的性的大化创造本源,因为做梦活动只是「梦」,只是「无为」的活动,它不会有意占领自我经验,也不占领行动。

或许应该这么讲,梦之所以是「大我」,因为它比我们清醒时更丰富、更「后现代」,它是古今中外(也许包括未来)人类共通的语言,甚至更是宇宙所共通的语言,而且,梦是一种更原始、更本质的追求意义活动(其实,所谓的意义只是人在清醒时所赋予的诠释),而它所追求的意义,根本就是「无」意义(非理性状态下的无意义。把无意义变成有意义,也是人的有意诠释,而原本「无」意义的「无」,更是人的创造性诠释)。

然而,正因为它的无意义,我们才反显出「无」之后的「有」,也就是说,正因为无意义我们才能有创造的开展,创造出有意义的诠释,然后,这样的开展与诠释,因为是我们自己的努力争取,所以才真正走进生活里。

只想说,做梦人生占生命的十五分之一,但是,因为我能做梦,而且能主动做梦,懂得梦境意义,所以我的生命因此而有趣地延长十五分之一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序于台北


人生有歧,释然入梦
↘email 追踪有趣实用的追梦资料↙
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分享到微博 收藏 分享 邀请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梦眼看图
返回顶部